朔州煤电公司大力开展选星树星追星活动,均成立了以分管领导为组长的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领导小组

发布时间:2019-11-28  栏目:企业概况  评论:0 Comments

安委办函〔2015〕101号

把镜头、话筒对准普通劳动者,把荣誉、版面留给身边好人,让默默奉献的员工、家属成为明星,朔州煤电公司大力开展选星树星追星活动,让道德新风吹遍企业。
为了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弊革风清、富民强企的正能量,朔州煤电公司开展了选星树星追星活动,从身边好人、贤内助、好矿嫂、最美朔煤人评选着力,层层选拔,好中选优,积极推荐,使选树起来的明星既能经得起检验,又能走上“星光大道”。此外,他们对已成为“星”的人物,也不搞一奖了之,而是建立爱星机制,搭建护星平台,大力营造追星的浓厚氛围,积极倡导“爱国守法、明礼诚信、团结友善、勤俭自强、敬业奉献”基本道德规范,让道德理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大力营造“讲道德、做好人、树新风”的浓厚氛围。
通过选星树星追星活动的开展,朔州煤电公司的大众明星不断涌现,公司小峪煤矿地测科技术员涂春胜奋不顾身勇救两名落水青年,不留姓名,不求回报,经层层推荐,入选“中国好人榜”;王坪煤电公司矿工家属郝丙清24年如一日无怨无悔地照顾因工双目失明的丈夫、瘫痪在床的婆婆,用亲情释放家庭美德的正能量,入选第二季“山西好人榜”;王坪煤电公司员工梁国英20多年来爱岗敬业,刻苦钻研,完成了皮带防跑偏等多项技术革新项目,保证了安全生产,为企业节省了大量资金,发挥了技术骨干和模范带头作用,成为“榜样山西•最美劳动者”年度人物候选人……这些明星,将道德的种子播撒在广大员工的心中,也必将绽放出更加绚丽的花朵。(赵
炜 刘雁瑞)

近日,财政部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2015年1月1日起将适当降低煤炭产品出口关税税率。目前我国执行10%的煤炭出口关税税率,明年将下调至3%,降幅不小,这意味着国内目前煤炭销售压力非常巨大。
2004年起,随着国内煤炭消费量迅速攀升,我国出台煤炭出口配额制的相关政策,开始了对煤炭出口进行管控。之后,国内煤炭供需日趋紧张,因此,从2008年8月20日起,财政部将我国焦炭的出口税率由25%提高到40%;炼焦煤出口税率由5%提高至10%;其他烟煤等出口税率定为10%。自从2004年相关政策出台之后,我国煤炭出口量就迅速逐年下降。根据海关总署数据,截至2012年,我国煤炭出口量已降至928万吨,不及2003年出口量的十分之一。在同期,煤炭进口关税基本上都降低为零。鼓励进口限制出口的政策性意向非常明显,过去十年内,中国煤炭进口量迅速增长,2003年中国煤炭进口量仅为1100万吨,而至2013年,当年中国的煤炭进口量为3.3亿吨,十年翻了33倍。
我国的煤炭进出口政策在过去十年内为中国的能源安全作出了积极贡献,给中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造就了一批巨无霸能源企业。今年八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公布了2014年中国煤炭企业百强,2014煤企百强2013全年共完成营业收入41568亿元,而2004年评出的百强企业2003年营业收入仅为2760亿元,十年内中国煤炭企业的营收规模至少增长了15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2003年至2013年的这十年是中国煤炭业的黄金十年,无数人因此暴富,无数企业也靠着煤炭产业赚得盆满钵满。
但世易时移,此次煤炭出口关税的大幅下调宣告着中国煤炭业黄金十年结束了,并且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根本原因是“两态叠加”,即中国经济新常态和国际油价新常态,其中经济新常态是主要矛盾。
经济新常态意味着我国经济发展的条件和环境已经发生诸多重大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正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转变,经济增长将与过去30多年10%左右的高速度基本告别,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显著下降,预计明年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可能仅为13%左右,远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中国经济对于电力、钢铁、水泥将不再向过去那样饥渴,正是这些行业在过去十年的野蛮生长,才撑起了中国煤炭业的黄金十年。
其次是国际油价新常态对于中国煤炭行业的影响。自从六月以来,国际油价已经下降逾40%,创下五年来最大跌幅,而且此轮下跌并未结束。虽然石油和煤炭并非直接替代关系,煤炭主要用于发电和炼焦,而石油则以交通燃料和化工原材料为主。但是,由于石油价格和天然气价格存在密切关联,油价暴跌直接带动天然气价格的下跌。据普氏能源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LNG价格已经大幅下跌,在全球市场上的平均跌幅已经超过40%。而天然气在发达国家是主要发电能源,气电一直被视为煤电的有力竞争者,此轮天然气价格的暴跌将直接威胁煤电,很多国家的动力煤需求因此大幅减少。目前国际油价仍未见底,有机构预测油价将在50美元左右筑底,并长期在60美元上下盘整,如果真的如此,油价新常态对中国煤炭市场的冲击将持久且深远。
此外,过去十年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煤炭资源大国为了满足快速增长的国际煤炭需求,都在花巨资新建煤炭产能。过去几年内,全球年均煤炭产能投资都在万亿人民币以上,仅中国,过去三年的年平均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就在5000亿元以上。现在全球煤炭市场严重供过于求,根据著名资源行业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最新统计数据,全球目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煤炭产能处于亏损状态。
鉴于国际煤炭需求持续走低,产能严重供过于求,全球主要煤炭出口国都在不断下调煤炭出口价格。近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再度下调12月份煤炭基准价格至64.65美元/吨,创下自2009年6月份以来最低水平。澳洲的纽卡斯尔动力煤价格也下滑至60美元,再创历史新低。目前秦皇岛港下水煤5500大卡价格折算成美金高达85美元/吨左右。即使中央为了保护国内煤炭产业,将煤炭进口关税往上一调再调,但廉价进口煤相较国内煤炭仍具有价格优势,更加剧了中国国内煤炭产能的过剩窘境。
在“两态叠加”、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中国煤炭企业的转圜空间相当小,不仅煤炭主业难逃亏损,其他煤炭衍生产业也几乎看不到希望,比如现在煤炭企业最重要的转型方向——煤化工,油价暴跌导致中国的煤化工产品毫无价格竞争力,煤化工产能投产即亏损。鉴于此,最近有消息称,下一个5年,国家将不再新增煤制气项目,煤制油仅可作为战略储备,而煤制烯烃也被要求适度发展。除了煤化工,其他煤炭衍生行业,诸如煤层气,煤—电—硅,煤—电—铝的前景都非常严峻。
未来的十年或许将是中国煤炭企业的绝望十年,去产能是无可避免但又非常痛苦的过程。那些老煤炭们应该还记得当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几年中国煤炭行业的艰难处境,冬天可能真的又要来了。

各产煤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安全生产委员会:

2014年11月以来,各产煤地区按照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统一部署,集中开展了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取得了明显成效,有力地促进了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的持续稳定好转。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主要做法

政府组织、多方参与。各产煤省(区、市)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高度重视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均成立了以分管领导为组长的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领导小组,设立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具体组织协调工作。重庆、四川、黑龙江、甘肃等省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分别作出批示;部分省级人民政府分管领导同志亲自带队深入现场督导工作;山西省政府按照“硬抽人、抽硬人”的原则组织成立排查组;河北省建立省、市、县三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企业联合排查制度和激励考核机制。据统计,全国各产煤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组织排查组2832个,参加排查行动86618人次,其中救护队员24866人次。

试点先行、以点带面。2014年12月,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对河北省唐山市和山西省大同市的试点工作经验进行了交流推广。北京、广西、江苏等地也分别开展试点工作。通过先行试点、积累经验、以点带面,不断为扎实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工作提供借鉴。

一矿一组、一矿一案、一矿一策。排查组为每一个煤矿量身定制排查方案,实行一矿一组、一矿一案、一矿一策,查病因、开处方,全方位、多视角排查隐患。内蒙古自治区在一矿一组、一矿一案、一矿一策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日一案”的要求;福建省要求各排查组严格实行制定一份排查方案、反馈一份隐患清单、下达一份隐患告知书、提出一份技术报告、召开一场新《安全生产法》宣贯会和一场事故隐患分析会等“六个一”排查标准。

全面覆盖、隐患不整改不放过。按照“全面覆盖、不留盲区”的要求,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提出了“三个100%和一个不放过”(第一轮排查覆盖率100%、第二轮复查覆盖率100%、重大隐患挂牌督办率100%,重大隐患不整改不放过)的目标。各地区组织排查组对所有煤矿各大生产系统、采掘工作面、硐室和设施设备等进行了全面排查。北京、福建、甘肃、重庆等地区分别制定了隐患排查治理基础表格;河北、广西等地区制定了隐患排查工作手册。行动期间,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约谈了工作进度迟缓地区的政府分管领导同志;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对黑龙江、江西、湖北、湖南、四川、贵州等地区进行了专项巡视督导,对隐患排查治理行动开展情况进行了抽查。

突出重点、督促整改。各地区对排查出的隐患,督促企业按照“五到位”要求认真制定整改方案,扎实推进整改工作。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将上报的重大隐患登记造册,逐一明确整改期限,落实整改责任。贵州省对所有停产、停建及未完成隐患整改的煤矿,均采取限制供电、停止火工品供应等强制措施,并由县级政府派专人盯守。四川、陕西等地区对重大隐患分别在《四川日报》、《陕西日报》等省级媒体上进行了公告。

宣传先行、舆论引导。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编印了12期《全国安全生产简报(隐患排查治理行动专刊)》,及时反映各地区隐患排查治理进展情况,指出存在问题,交流好的做法;《中国安全生产报》、《中国煤炭报》和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政府网站开辟专栏,进行宣传报道,充分发挥新闻媒体的舆论引导和监督作用,促进隐患排查治理工作深入开展。

二、取得的成效

对煤矿进行了一次全面排查,整改消除了一大批隐患。各地区排查组累计排查隐患150779项,截至6月底,已整改129852项,整改率86.1%。其中,排查出重大隐患890项,已整改627项,整改率70.4%。尚未整改的均已落实督办单位和责任人。吉林、安徽、湖南、重庆、云南、青海等地区排查出的重大隐患已全部整改完毕。

摸清了煤矿基本情况,为煤矿分类监管监察提供了重要依据。各地区通过隐患排查治理行动进一步摸清了辖区煤矿情况,同时综合考虑辖区煤矿储量、服务年限、灾害程度、采掘接续、隐蔽致灾因素普查及瓦斯、水、火等重大灾害防治能力,对辖区内煤矿进行了分类排队,为开展分类分级重点监管监察提供了依据。

积累了隐患排查治理经验,为企业建立隐患排查治理长效机制起到了指导作用。各地区把隐患排查治理行动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及时总结提炼固化为规章制度和标准规范,进一步强化了煤矿企业隐患排查、治理、防控的主体责任,积极探索了建立企业隐患排查治理规范化、常态化的长效机制。

总体上看,这次隐患排查治理行动,做到了“全覆盖”,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达到了预期目的,促进了煤矿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地方政府安全监管责任的进一步落实。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有的企业担心被处罚,自查时不愿或不敢上报重大隐患;有的地区煤矿主体专业人员数量少,排查组技术力量不足,不会查或查不出重大隐患;有的地区对重大隐患认定把握和理解尺度不一致,对一些重大隐患的判定不准确等等。

三、下一步工作要求

进一步督促落实隐患整改。各地区对未完成隐患整改的企业,要加大督促检查力度,确保整改措施、责任、资金、时限和预案“五落实”。重大隐患要按规定进行挂牌督办,对存在重大隐患不治理、非法违法生产的,必须严肃查处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对长期停产停建矿井,要逐矿落实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恢复生产建设前必须按照复工复产程序,全面彻底排查治理隐患,经验收批准方可恢复生产建设。

根据煤矿分类排队情况,实施分类分级和重点监管监察。各地区要运用好这次隐患排查治理行动成果,根据各自煤矿分类排队的情况,提出有针对性的安全监管措施,强化分类分级和重点监管。对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要督促其继续保持并提高安全管理水平;对能够有效治理消除隐患的煤矿,要督促尽快整改;对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手续不全建设的,要坚决停下来进行整改,经整改仍达不到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和没有能力整改的煤矿,要研究制定退出措施。对高瓦斯和煤与瓦斯突出、水害威胁严重、有冲击地压危险等灾害严重的矿井,要采取减矿、减面、减产、减人的“四减”措施,确保安全生产。

进一步建立健全淘汰退出机制。据统计,当前全国共有4947处停产停建矿井,占矿井总数的48%,其中停产停建1年以上的有3346处。各地区要综合运用法律、经济、标准、行政等手段,不断建立健全煤矿淘汰退出机制,进一步调整优化煤炭工业结构。对无技术、无人才、无资金、无能力整改隐患的煤矿,特别是高瓦斯、煤与瓦斯突出矿井和小煤矿,要有计划地予以淘汰;对长期停产停建,复工、复产无望和扭亏无望的煤矿,要引导企业主动关闭退出;对资源枯竭的衰老矿井,鼓励其退出转产并妥善解决退出后的遗留问题。

建立健全隐患排查治理长效机制。各地区要认真总结提炼此次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建立健全煤矿隐患排查治理长效机制。要督促煤矿企业认真贯彻《企业安全生产责任体系五落实五到位规定》(安监总办〔2015〕27号),建立健全隐患排查治理制度,做到自查、自报、自改,强化企业隐患排查、治理和防控的主体责任;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健全完善重大隐患登记备案、挂牌督办、举报奖励、整改治理、监督检查等制度,落实地方监管责任。

各地区可参照此次煤矿隐患排查治理行动的做法,不定期开展“一矿一组、一矿一案、一矿一策”模式的隐患排查,切实做到隐患排查治理及监管工作规范化、常态化。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

2015年8月14日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