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叫大岩湾——记者注)的地方,中国煤炭交易中心昨日召开了全省煤炭销售工作座谈会

发布时间:2019-12-02  栏目:企业概况  评论:0 Comments

5月28日,大同煤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同煤业)召开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此次股东大会采取现场和网络投票的方式召开。来自同煤集团、河北港口集团、煤科总院等6家单位的股东和股东代表出席股东大会。
同煤集团党委副书记、大同煤业副董事长刘敬,同煤集团董事、总会计师、大同煤业董事张忠义出席股东大会。同煤集团副总经理、大同煤业副董事长、总经理武望国主持会议。大同煤业其他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以及公司高管参加股东大会。
2014年,大同煤业克服重重困难使经营业绩实现了扭亏为盈,圆满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开创了指标培增、规模壮大、实力提升的良好局面。2015年,大同煤业要按照“拉长加粗产业链,发展煤、延伸煤、超越煤”的构想,讲形势、稳生产、巧经营、拓市场、保稳定、渡难关,为圆满完成“十二五”规划目标和2015年各项目标任务,建设和谐美丽新同煤而努力奋斗。
会议以现场记名投票和网络投票的方式审议批准了《大同煤业2014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大同煤业2014年度监事会工作报告》《公司2014年度财务决算报告》《公司2014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关于续聘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审计机构的议案》《公司独立董事2014年度述职报告》《关于公司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的议案》《关于公司内控审计报告的议案》《关于公司2014年年度报告及摘要的议案》《关于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议案》《关于更换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
(本网记者 赵 炜)

据山西国资委公布,中国煤炭交易中心昨日召开了全省煤炭销售工作座谈会。中国煤炭交易中心负责人在座谈会上通报,10月份山西省铁路运量、出省运量、省内运量环比分别下降,拖欠煤炭货款剧增。参会人士呼吁中国煤炭交易中心充分发挥宏观协调的职能,为产运需各方提供专业化交易平台,建立良好市场秩序。
据中国煤炭交易中心负责人介绍,进入9月份以来,山西省煤炭市场总体上需求减弱、价格下降,煤炭铁路日均装车减少,外运量下降,外欠货款增加。10月份全省铁路运量、出省运量、省内运量环比分别下降5.33%、4.53%和13.44%。截至9月末,全省煤炭货款总拖欠42.19亿元,仅9月份单月新增欠款即达11.33亿元。
煤炭需求减弱,导致了煤炭价格的降低。从目前看,除电煤重点合同价格保持稳定外,大同优混煤价格下降近200元,山西地方主焦煤下降500多元,无烟煤等其他煤种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面对煤炭市场快速下滑、需求疲软的严峻态势,全省煤炭生产、销售企业的负责人在昨日的座谈上会纷纷对当前煤炭销售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共商应对措施。有参会人士认为,“山西煤炭应该同煤炭消费行业联合起来共同应对急剧下滑的市场形势,以需定产、以需定运。”
应对价格下滑,山西省煤炭产销企业的“大鳄”们还共同发出了寻求煤炭销售价格稳定的呼吁。煤炭交易中心负责人表示,将结合座谈会意见和建议,深入细致调研,采取积极有效措施,指导企业做好供需不平衡条件下煤炭的销售工作。
与上半年的煤炭产量供不应求相比,进入第三季度,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国际、国内煤炭总体需求量,特别是炼焦煤需求量急剧减少,价格也出现大幅度下滑。
山西省已经表示,为稳定煤炭市场,目前正开始对煤炭总量进行平衡调控,进行限产保价。全省各类合法矿井在现有2822座的基础上要减少一半。

“吭、吭、吭……”两名满脸炭灰的矿工踏着黑乎乎的煤浆,弓着腰一前一后推拉着两轮运煤车走出一个1米多高的洞口,他们又一次看到阳光,这车300多斤煤炭,将为他们带来20元的收入。

他们知道,自己挖煤的煤窑是非法的,安全隐患非常大,除了头上的矿灯外,井下没有多少安全设施,“好在我们到很多地方挖过煤,有经验,只能各人小心点,我们最担心顶板坍塌。”

小煤窑位于重庆市南川区南城办事处清泉村6社一个名叫“川洞白岩湾”(一说叫大岩湾——记者注)的地方。煤窑方圆500米范围内,便有4个井口——整个村子现有11个。愈演愈烈的非法煤窑,让清泉村这个让人联想到宁静和安详的村落,变得满目疮痍。

整治行动中,非法小煤窑顶风作案

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接到投诉,前往清泉村采访。刚进村,有得知记者身份的好心村民告诫记者:“你小心点哟,他们有车巡逻哟!”

知情人士说,非法煤窑老板修了通往煤窑的运煤公路,这是车辆上山的唯一通道。马路上有人“放哨”,遇见政府的检查车或者不熟悉的车辆,会打电话通知上面的煤窑停止开采,并撤走人员。此外,煤窑还有一辆吉普车到处巡逻。

为避开公路及传闻中的巡逻,记者请村民带路,沿着后山的山路步行上山。大约半小时后,走上运煤的马路。这是一条使用时间明显不长的马路,从茂盛的枞树林横穿而过,村民说,修路大约砍伐了4公里的树林。当年村里的党团员带头义务植下的“共青林场”的树木,也被煤窑砍了一些。

记者到达的第一个煤窑位于马口湾。井口被柏树枝掩住,新鲜的刀口尚有液体渗出,针叶依然翠绿。记者毫不费力地拉开树枝,看见掩藏其后的黑洞洞的煤窑。带路的老乡说,该村村民为林权和有关人员发生分歧,政府当天正好在村里组织调解。得知政府有人要来,非法煤窑在头一天连夜加班加点地往外运煤,用树枝压住井口,制造并未挖煤的假象。

马口湾上方100米处便是白岩湾,这个煤窑并未因为政府来人而停产,新砍伐的碗口粗的树木横七竖八堆在煤坪上,将被煤窑用作顶木(指将煤窑顶板和底板顶住的柱子,避免挖走煤后顶部的石方坍塌——记者注)。

一个工人说,煤窑生产时,30余名工人分成三班轮流上,24小时不间断挖煤,平均每个班每天能挖10多吨煤。工人根据产量每天核算工资,“现过现(方言,当场支付——记者注)”,一般来说,一个工人平均每天能挣八九十元。”

“煤炭挖出来就有人来买,每吨卖四五百元,好卖得很。”他熟练地搬倒煤车,煤炭哗地冲出去。

现场有一名看起来绝不是矿工的年轻人正在打电话,记者试图以买煤为由,请他联系煤窑老板。对方警惕地瞪着记者,断然拒绝了,声称不认识。

记者离开煤窑,沿着马路前行四五百米,到了大河土,发现了新的井口。

闻讯赶来的村民七嘴八舌地介绍说,这些煤窑都是非法开采的,没有办手续。其中位置更低的煤窑,曾在今年7月前后被政府炸过一次,开采者等政府的人走了,再次挖开,却没挖出煤来。位置更高的煤窑显然此前在生产,高高堆积的煤山在阳光下发出黑黝黝的光。

事实上,南川区正在开展打击非法小煤窑集中整治行动,整个行动将持续到2009年2月底,这些煤窑为何敢于顶风作案?

村民也找不到答案,他们说,村里最初只有3个非法小煤窑,后来发展成5个,再后来有了8个,现在已增至11个。

清泉村清泉不再

清泉村有个“九龙洞”,9股清澈的水流汇集成了一个优美的传说,而今,多数水流都干得没有一滴水。村民世代生活的村庄,因为采煤,已经面目全非,清泉早已断流,清泉村徒留其名。

半山腰上,一个曾经“天旱四五十天都不断流”的泉眼,而今已全然干涸,半人高的枯黄杂草随风摇摆,泉眼前的蓄水池里没有一滴水。

村民的饮水得靠池子里蓄积的雨水,发绿的水面漂浮着干枯的竹叶,微风吹过,淡淡的腥臭味迎面而来。

当年重庆遭受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时,连雨水都没有了,村民不得不下山去背水,来回得花半个小时,一名78岁的老太太也下山背水,看得村民们热泪盈眶。

祖辈垒好的梯田,曾经因为山区丰沛的泉水滋养而盛产稻谷。而今,所有的水田都成了旱地,村民要吃米,就得花钱买或者用杂粮去换。

山体下挖煤,让几乎每户村民的房屋都发生了或轻或重的损坏,墙壁到处是裂缝。村民周春祥的家,不得不新加上5根粗木桩支撑房体,“不加这些桩子,屋子就要倒。”

那个曾“让街上的女儿都愿意嫁到村子里来”的清泉村,而今,每个村民都梦想着尽早离开。有两户人家已在政府协调下离开了,他们的“好运气”令众人羡慕。

村民说,煤窑生产需要树木,村民的树林也被盯上了,老百姓活命的依靠正被一点点蚕食。社里的集体林地,被社里卖给张祥勇承包了,可是,张“眉毛胡子一把抓”,强行把村民自留山上的有合法林权证的林木据为己有。谁去自家自留山上捡柴,就会受到恐吓。

政府:我们在严打非法小煤窑

南川区南城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小静表示,清泉村部分村民目前吃水确实有困难,但与山上非法小煤窑的开采无关,而是山下合法的清泉煤矿长期开采的结果,已关停的清泉煤矿今年7月19日突然出现穿水,导致山上村民吃水困难。其说法与村民的描述并不一致。

她说,区政府正在着手解决此难题,准备为群众修建饮用水设施,总计投资480万元,街道将承担其中的160万元。

关于非法小煤窑问题,主任说,街道一直很重视,10月14日至22日,街道开展了一次全面集中打击非法小煤窑行动,收缴煤炭460余吨,拦截非法运煤车两辆,抓获非法开采人员5名,“缴获的车辆现在都还在。”

那么,为什么辖区内的非法小煤窑越来越多呢?主任停顿了很长时间,未回答这个问题。

记者多次表示,村民有很多关于村支书张兴才的举报,对方对此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张的手机关机,从其他途径了解到张因私到重庆

主城区去了。

南川区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姚斌介绍,南川区正在打一场关闭取缔非法小煤窑的攻坚战,从今年6月开始打击非法小煤窑集中整治行动,成立了领导小组,区里多位常委是领导小组成员。6至9月,全区已炸封了300多矿次,拘留了90余人。

他同时表示,打击非法小煤窑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都面临一些具体的困难,很难一蹴而就。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有关方面表示,根据记者的举报,将立即行动,予以打击。

记者结束采访后被村民电话告知,当地政府派人到清泉村抓走了几名正在挖煤的矿工、三个运煤的司机和一个矿主,停产了白岩湾和大河土的非法小煤窑。但是矿主蹊跷地在被抓后逃走了,几名司机被拘留了12小时,有三个矿工被拘留。

“落实科学发展观不能停留在口头上”

显然,暴利是非法小煤窑猖獗的原动力。白岩湾的煤窑,按工人的介绍,每天挖出50吨煤,售价超过两万元,其中,支付工人挖煤的工资仅在3000元左右,老板不折不扣的是日进万金。

有关人士表示,打击非法小煤窑注定是场持久战。检查队伍进入深山,小煤窑窑主早已通过放哨人得悉信息,躲藏起来,抓捕非法小煤窑窑主非常困难。同时,很多非法小煤窑的工人甚至都不认识真正的窑主,取证的难度也很大。

但在不少百姓看来,打击非法小煤窑,取决于政府的决心和行动力度。“不管老鼠怎么狡猾,只要猫负责、勤快点,即使一时抓不着老鼠,老鼠也至少不敢公开出来偷吃粮食。”

“落实科学发展观不能停留在口头上。”村民说,非法小煤窑被少数人用来牟取暴利,却挖坏了村民赖以活命的根基,这些小煤窑修路、开采,动静都大得很,至少基层政府能知情,早就该彻底摧毁这些非法小煤窑了。不痛不痒地喊几句口号、做几回样子,是摘不掉这个毒瘤的。“不让非法小煤窑挖破子子孙孙的饭碗,就是报纸上说的落实科学发展观。”

记者注意到,今年9月18日,南川区政府办公室曾就继续开展打击非法小煤窑集中整治行动发出文件,要求将集中整治时间延长到明年2月底。乡镇、街道作为“责任单位”,要建立乡镇领导包片,乡镇、村、社三级责任人包井口的“多盯一”监管工作制度。南城街道办事处需在双河白岩湾建立固定打非检查站,实行设卡检查。财政局作为“责任单位”要建立煤炭运输票据制度。经委作为“责任单位”要负责建立煤炭准运制度和煤炭购买登记制度。南城也被列入打非联合执法队包片的片区之中。

这些看起来能够治本的措施是否得到了严格执行?村民一轮轮的举报为何没有明确结论?人们期待着答案。

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